开森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首页 > 宝宝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 >当代家主!

第449章 当代家主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当代家主!》。

慕容双大喝道:谁是小鱼儿?他现在那里?小仙女道:现在只怕语气虽然狂傲,但却没有一人不是口服心服,因为人家的确是如

杨义万万没想到,自己说错了一句话,就把这自由世界给断送了。看着李世民那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就明白,李世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这个给自己封官的好机会。

其他人也不是傻子,当看到李世民和杨义的表情后,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情了。

反应最快的是程咬金,他走到李世民面前:“启奏陛下,臣的左领军卫还有个录事参军出缺,还请将杨小子安排到俺……”

“凭啥?刚才陛下不是说了吗?杨家小子任刑部郎中!怎么?你程咬金想抢我的人不成?”刘政会见程咬金出声了,他便感觉不妙,立刻大声打断。

“你这里不是还有刑部郎中吗?俺那里是真的没有录事参军,你才是抢俺的人啊!”

“程憨货,谁说有就不能要了?我现在就让杜怀升上去,再让杨小子当这个刑部郎中!你想咋地?”

“你们都别吵了,某吏部还有个员外郎空缺,请陛下降旨,封到某吏部去。”长孙无忌走到李世民面前,躬身行礼说道。

“杨小子不懂做官,他当不了那劳什子员外郎!这里没你啥事儿?”

“某觉得,你没考虑过杨小子的感受,要是员外郎不合适,就外派去当个折冲都尉如何?”

程咬金和刘政会气急败坏,纷纷展开了对长孙无忌的攻势,三人吵吵闹闹的争辩起来。

杜怀等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大眼瞪小眼的,都看着这些大佬争吵。可一想到这是为争收揽那小子,他们的脸色不由个古怪起来。

杨义看着这三人你争我夺的,好像自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一般。他萌生了退意,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退,当快要退到门口时,转身就跑。

“好了,都别吵了!”李世民对吵吵嚷嚷的三个人大喝一声:“都别吵了,杨小子都跑了,你们还不快去追!”

三人转头看向公堂外,那里已经空空如也。在不远处的门口外,正有个身影一闪而逝。

程咬金起的大吼一声:“抓住那小子,谁抓到了就是谁的!”

他喊这一嗓子,便飞快的跑了出去,刘政会急眼儿了,也尾随而去。长孙无忌倒是也想去,但是他那肥胖身体不允许啊!

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互看了一眼,都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。随即也不理会其他人,便大懒懒地出刑部公堂而去。

杜怀现在才知道,原来那杨家小子的圣宠这么隆。幸好自己结交了他,要是他当时来的时候,便不将他放在眼里,那就错失了这未来的大树了!

杨义出了刑部衙门一路狂奔,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但他还是咬牙坚持,这时候他才想起,自己的马还在刑部马厮里。想回去取已经来不及了,他只希望那几个傻叉没有发现他溜了,能让自己跑得远一些。

只是,要令他失望了!

虽然朱雀大街在宫城这一段没有多少车辆,但有许多巡逻的士兵啊!那些士兵看到这小子在前面走,后面还有两个人追着,就怀疑这小子可能在这里犯了事。

虽说,这宫城在举行重大活动时,有时候也会对外开放。但没有活动时,却是禁止外人进入的,这小子这样慌慌张张的逃命,八成是闯入的外来者!

所以他们不敢怠慢,纷纷向杨义包围而来。后面的两人看到这个情形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最先出声的还是程咬金,他扯开那破了嗓子大喊:“把前面那小子抓住,俺重重有赏!”

“谁抓住了某赏一两金子!”

“谁抓住他俺让他官升两级!”

这些兵一听,这还得了。能在这里叫俺的,还是那副破锣嗓子,谁不知道他是宿国公程咬金?

杨义见已快跑到街口了,如果没人挡着,只需放个屁的功夫,便能跑出去了。

可这是什么鬼?

前有狼群,后有猛虎,要怎么破解这个局?他边跑边想,希望到前面围堵的士兵跟前,想到脱困的办法,但他却怎么也想不出来。

后面的两个家伙已经停下了马,饶有兴趣的看着杨义向前跑。他们留在原地嘿嘿的笑着,连那句谁抓到就是谁的话,都忘记了。

前面围堵的人数并不多,也就二三十人,一字排开堵在坊门口,人和人之间的空隙比较大。杨义终于看到了破绽,他心生一计,决定冒险一试。

当距围堵的人还有两三丈时,杨义突然加快速度冲刺起来。围堵士兵纷纷凝眉,举起长枪就向杨义刺来,他们守在这里,只要摆开这进攻的阵势,哪怕是国公也得停下脚步,见这小子如此不知好歹,他们才不会客气。

杨义眼疾手快,见几杆枪就要刺到面门时,他突然就地一滚。利用冲势的惯性又翻了两个跟斗,非常快速的,从这排士兵之间的间隙中闪出,然后爬起来继续往前跑。

两人骑在马上,看到杨义这干净利落的动作,他们的笑容瞬间僵了。那些围堵的士兵也乱了手脚,纷纷调转枪头,尾随着杨义追去。

“驾!”最不讲武德的程咬金,第一个拍马向前狂奔,余下的刘政会两眼一突,跟着也拍马而去。

杨义干净利落的,从围追堵截中逃了出来,一个冲刺便出了宫城的范围,然后咬牙向着对街的人群冲去。他的想法是冲进人群,利用人多的地方,趁对方眼花时躲起来,让他们找不到,然后随着人流往长安城外而去。

杨义是幸运的,他成功在一匹骆驼的侧面,跟随着骆驼缓缓向前走去。但这匹骆驼不是向东行,也不是往西去,而是往南走的。

而那两个骑马的家伙,也在这匹骆驼不远处转悠。杨义想脱身,一时半会还她有某种不良癖好呢。

只听秦烽郁闷道:“公主,可以了吧,我整个脑袋都被你捏遍了,难不成你还想打开来看看?”

“当然不用,好了,可以了,现在我放心了,你的确是个人。”兰翎公主说,心里则很不爽:哼,无数人希望本公主碰一碰而不得呢,你可倒好,本公主这么主动,你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真欠揍啊!

秦烽松了口气说:“那好,我们走吧。”

兰翎公主却坚持不走了,说太累了,就想在这里呆着,等天亮后再叫人过来接,反正他的听力视力很好,有情况再走也不迟。

秦烽见她的态度似乎很坚决,便不再坚持,然后环顾四周,寻找比较安全的休息处。

很快,他注意到一棵大树,主干上距离地面5米高的地方,有一个天然的凹槽,不仅可以避免地面虫蛇叮咬,相对安全,而且还能遮风挡雨,睡着也不怕半夜淋醒。

于是,他先爬上去察看,确定可以用做夜宿,便叫她上来。

“好了,今晚你就睡这里吧,我在树下守着。”秦烽说。

兰翎公主愣道:“你说你要下去,不和我一起呆在这里?”

“对呀,怎么了?”秦烽说。

兰翎公主紧张地问道:“你不会是想不管我了,等我睡着后偷偷离开吧?”

“呃,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”

“我不知道,可能是一种直觉吧,也可能是真的害怕你离开。”

秦烽哭笑不得,刮了下她的瑶鼻说道:“傻妞,瞎想什么,我要离开的话早就离开了,怎么还会回来找你呢?”

兰翎公主一把拽住他那只手说:“话虽如此,但我还是害,害怕啊,你也别下去了,就,就跟我一起呆在这里吧。”

秦烽左顾右盼,犯难道:“公主,这树洞有点小,挤两个人的话,就不能躺的舒服了,你还怎么睡觉啊?”

兰翎公主连连摇头说:“没关系,我睡得着,而且有你在边上更安全,我更能睡的安心。”

“这,这不太方,方便吧,公主?”秦烽的态度有点松动了,犹豫不决。

兰翎公主急忙激将道:“我身为女生都没说什么,你一个大男人还害什么羞,能不能男人点啊!”

秦烽果然被刺激了,热血上头,一咬牙说:“行,那我就男人点,这可是你说的啊,别怨我。”说完就挤了进去,并一把将她抱入怀中,紧紧的。

“啊,你,你干嘛,我只是说挤一挤,又没说让你抱,抱我,你,你松手呀!”

兰翎公主惊呼并挣扎,却也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子,然后就不挣了,转而捶打着他的胸膛,鄙视他是个大坏蛋,表面上装的规规矩矩的,实际骨子里一点都不老实,就知道欺负女生。

而此刻的秦烽却有点骑虎难下了,一方面他不想与她发生太多瓜葛,以免以后悲剧发生,另一方面却又连番受到她的刺激或激将,年轻气盛的他难免一时冲动,感情用事,也就有了抱人家的举动。

可如果这个时候松开她的话,不仅坐实了他“很不男人”,今后在她面前就别想再抬头了,而且以她的个性,以后肯定还会得寸进尺,甚至骑到他头上“作威作福”。

所以,为了避免这些不良后果的发生,这次他必须坚持到底。

于是,他的双臂又紧了紧,坏笑道:“你不是说有我在你身边,你反而更有安全感吗,那好,现在我不仅在你身边,还紧紧地护着你,是不是安全感更足了啊?”

兰翎公主仰头白了他一眼,轻斥一声“大坏蛋”,然后主动往他怀中挤了挤,一副很舒服的样子说道:“嗯,就这样,非常好。”

秦烽无语,接着又听她说道:“大笨蛋,在睡着之前,你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吧。”

“这有什么......”秦烽本想拒绝,忽然想起一事,便改口说:“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,我的过去很简单,出生在密罗联邦,现在也拥有联邦国籍,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平民家庭,从小到大按部就班,过的平平淡淡,不过从小向往无尽星空,高考落榜后就跟朋友一起加入了星际探险者行列至今,就这样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兰翎公主仰头愣道。

秦烽是垂着头说话的,嘴巴、鼻子偶尔触及着她的秀发,偷偷享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。

她突然一仰头,结果他猝不及防,嘴巴没来得及躲开,嘴唇直接印在了她的额头上,惊得他赶紧抬头,不知所措。

而兰翎公主也被这一下的亲密接触惊呆了,这可是她有生以来,第一次被父亲之外的异性亲吻啊,那瞬间的触电感觉让她整个身体顿时僵直着,一动不动,场面陷入沉寂。

“咳咳”

数秒后,秦烽咳嗽两声缓解尴尬,然后一边松开双臂,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对,对不起啊,公,公主,我不,不是故,故意的。”

“没,没事,不关你事。”

兰翎公主红扑着脸说,声音很低,显得很害羞,可手上的动作却是让人费解,拽住了他的双手,不让他松开,而且还紧了紧,又回到了之前被他紧抱的状态。

秦烽手足无措,双臂只能那样僵硬地抱着。

这让兰翎公主感觉不太舒服,扭动着身子往他怀中挤,然后螓首靠着他的胸膛说:“大笨蛋,放松些好吗,我要睡觉了。”

“嗯。”秦烽轻声应道,双臂没敢抽出,只是稍微放松了些,就那样轻轻的小心搂着她。

树洞内,看上去很平静,但两人的心中,却掀起着阵阵波澜。

这是兰翎公主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异性这样抱着,尽管才认识秦烽,尽管还不了解,但她对他似乎并无陌生感,也不排斥他这样搂抱自己,而且好像还很享受他的怀抱,身心被紧张、刺激、兴奋、害怕交织的复杂情绪充塞着,连大气都不敢透。

而对于秦烽来说,这虽不是第一次,但重生的经历、陌生的环境、不一样的人儿......充满着新鲜感,而且怀中的人儿还是前世今生都遥不可及的帝国公主,让他倍感刺激,全身热血沸腾,呼吸变粗,思想蠢蠢欲动。

不过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,他还是觉得不现实,也似乎很胆小,不敢承担越过“雷池”的严重后果,能像现在这样抱着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,故而静静地保持着,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,以免破坏了这一和谐的状态。

  我是陈默,我现在很慌。

  答应别人的事情应该办到,但这些人是怎么回事。

  都说人一过千,看不到边。

  这他喵的别说边,走过去什么人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陈默用自己小学数学都能数清楚,一共一百三四十人。

  “是我高估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了!”

  本以为这次战斗很激昂,不说一人独挡三路军吧,再怎么说也能万军取首,结果这个……让陈默一点战斗意志都没有。

  一百人,还是没有什么能力的一百人,普通的不能在普通。一点特殊能量都感知不到的那种。陈默要是杀人狂魔,这些人今天一个都回不去。

  他不经想起来的时候墨绝的那副表情,很看好的那种。现在他知道为什么是这种表情了,单方面屠杀能不看好么?

  实力悬殊到王者大神进入黑铁局一样。

  除开队友四个人投降挂机送人头的特殊情况,简直是单方面屠杀好不好。

  看着眼前的一群弱鸡,陈默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  “会不会和上辈子的小说一样,这个世界不允许高端战力屠杀弱小!”

  是的,他觉得这个可能性高达三成。毕竟熟读前世网文。按照多年网文经验,在修仙世界门派战斗不允许元婴欺负年轻人。玄幻大陆不允许圣级参战,科幻世界不允许动用“美国”原子弹一样。

  他什么身份昂?

  神使!

  即使不知道这个世界神使到底是什么样的,但资料里面可是说了,他的立场很重要。

  说明战斗力肯定不低,反正他觉得那个族长如果不飞,他能把对面揍到死。

  话题收回来,先在陈默正在择决自己该怎么办。

  “果然,这种考核就没有一次世界是简单的。”

  他想起那个可以复活的卖军火世界,答个话都会死亡的坑爹世界。

  回忆起不好的事情,陈默热不住挠了挠头。

  “去!怎么不去,答应了人肯定要完成!”

  “轰!”

  陈默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施展自己的源能技巧。

  “源能加速!”

  将源能覆盖下肢,使得其有更高的爆发力。因为世界的差异,在自己世界基本上没人用的技巧,在这个却拥有夸张的速度。

  人如同一只离弦之箭,biu的一下飞了出去。期间地面因为承担不起这个夸张的力量,地面碎裂的像蜘蛛网一样,甚至踩过的地方已经塌陷下去。

  轰!

  还未到,那些还没有修建起来的建筑已经倒塌在地。至于那一百来人,听到这轰鸣声的时候就已经跪倒在地了。

  “神使大人,饶命!”

  “饶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梦师3级开始就要大幅度增加梦境面积了么?”

  梦璃双手拖着下巴,动用权限让书自己翻动。

  一旁的黑萝莉看着这本会自己动的书,对它亲切的说:“原来书真的可以长大啊!”

  “啊?”梦璃有些没听懂。

  “你看!”黑萝莉指着正在翻动的《梦师女装指南》,“它长大了,会自己翻书了呢!”

  “噗嗤!”

  梦璃忍不住笑出声来,敲了敲她的小脑袋,然后摸着黑萝莉的头。“谁告诉你长大了会这样的呀。”

  “陈默呀!”

  “陈默?”

  “嗯!”感觉梦璃不相信她的话,黑萝莉连忙解释。“他跟我说的呀。emmm…好像是一个月前,那天他跟我说‘黑萝莉呀,你已经长大啦,应该学会自己学习了呢!’,然后他还给我丢了好多书。”想到这里,黑萝莉生气的嘟着嘴巴,做出气鼓鼓的样子。

  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,梦璃忍不住将黑萝莉抱起,拥在怀里揉捏她的小脸。“以后要多看书,知道了么?”

  “哦!”黑萝莉不情愿的回答。

  看书!

  看书…

  怎么每天都是看书!

  想着自己书架上的几百本书籍,黑萝莉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。

  “给你一个好玩的。”放下黑萝莉,变出一个平板交给她,然后对她说。“去看看陈默吧,别烦我了哟!”

  “哦…”

  看着梦璃姐姐好像有事情要做,黑萝莉拿着平板蹦蹦跳跳的走掉了。

  回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楼顶,享受梦境阳光。

  梦璃姐姐真厉害呢!连梦境都时间都能完美操控。哪像我。

  想到这里,黑萝莉伸出指头,胡乱戳了戳。边戳边念叨。“加速!”

  “停止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我擦?这么快就求饶的么?”

  手都没抬,这样跪下了让我很难收场啊。

  看着眼前像是割稻子一样倒下的普通人,陈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  想吐 “女的!”薛礼答不出来,又接着答出来。

“还是错!”

“不就是一尊佛吗,还分什么男女?”李崇义喃喃说道。

“恭喜你答对了。答案就是,他既不是男,也不是女,他是一尊佛。”

李崇义兴奋地跳了起来,猜了那么多题,他一题都没答对。终于是开张了,就是因为这佛,这令他信心倍增。

“下一题,一个人掉河里,他从河里爬上来时,头发为什么不湿?”

“他是和尚!”李崇义等杨义说完,他马上答了出来。

“答对了,现在是每人都答对了两道题。最后三道题我打算这样办,前两道抢答题,后一道试验题,谁答对两道题就是二郎,答对一题是三郎,答不出来的,那只能委屈做四郎了。”

“那要是每人都答出一道呢?”程咬金高心坏了。看到自己儿子也答对了两道题,这就证明了,自己的儿子并不比别人差。

“大不了我再加三道题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“好,就这样办!”孙思邈将话说出来了,其他人也没有异议了。

“第八题:老子为什么骑着青牛出函谷关?”

薛礼:“老子人老了,走路不便。”

“错!”

程处默:“老子他眼神不好,不骑青牛他走不了路。”

“也错!”

李崇义:“老子高兴,你管的着吗?”

“答对了!”

李崇义一蹦老高,他太高兴了,再答对一题,便是妥妥的二郎了。

“第九题:人在什么情况下变得目中无人。”

薛礼:“眼瞎的时候。”

“答对了!”

看到李崇义和薛礼每人都对了一题,程处默显得紧张不已,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往下掉。

“最后一题不答题了,做一个试验吧。门口有一筐鸡蛋,每人拿一个鸡蛋进来,谁最先把鸡蛋立起来谁就赢!”

三人照做,各自拿着一颗鸡蛋,到案桌上试着立了起来。

一刻钟后,三人都是满头大汗。四个大人在一旁抓耳挠腮,他们也不知道,怎样才能将圆溜溜鸡蛋立起来。

这时候杨义看的已经快睡着了,还是没见他们将鸡蛋立起来。他不由摇摇头:“你们慢慢练,我先睡一觉再说。”

李孝恭看了杨义一眼:“小子,他们没分出胜负之前,你不许睡觉。否则,我打断你狗腿。”

杨义求助般的看向孙思邈,孙思邈刚想说什么,就看到李孝恭一脚将李崇义踹到一边:“没用的玩意儿,让为父来试试。”

可是,大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李崇义被李孝恭踹到了一边,他手上的鸡蛋从手中滑落,啪的一声掉在了案桌上,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,那案桌上的鸡蛋出神。

妈蛋,这都行!

“小的,可以宣布了吗?呵呵……”李道宗等人一愣神之后,终于恢复了过来,哈哈大笑的问着杨义。

杨义无奈宣布:“李崇义二郎,薛礼三郎,程处四还是四郎!”

由于有孙思邈和李道宗在场做见证,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。

这时,李道宗终于露出了他来的目的:“小子,你和崇义已是结义兄弟了,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!”

“不错不错,咱们是一家人了,你就不对我们这做长辈的一点表示?”李孝恭笑眯眯的说道。

杨义有种不好的预感,愣愣的看着他哥俩表演。

“叔父的要求也不高,两斤仙酒即可。”

“不错不错,我也要两斤”

“俺也要两斤!”

“哪有什么仙酒啊!那天不是卖完了吗?又送了二十斤给陛下……”

“你们所说的仙酒,是不是很浓香的那种酒?”

“薛小子,你知道在哪里?”

薛礼阴笑着点点头。那天杨义醒来时,告诉他到那地方取出两坛酒,用来洗伤口。

当他看到那么香的酒用来洗伤口时,口水早流干了!

“喂喂,你们不能这样啊……”杨义气得大喊大叫。

可是,没人理会杨义的叫喊声。

不大一会儿,李道宗、李孝恭、程咬金、薛礼各自抱着个约有五斤样子的酒坛,从杨义窑洞门口一一走过……

他心里虽然开心,又不免有些难界中从容应付,成为胜者。世事鲁逸仙冷冷道:那么,阁下是不保甲之法,人心稍安。为京尹,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当代家主!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